秋暮夕月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总之是个差劲的人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抽到辉夜姬或者玉藻前彼岸花我就填坑,认真的。

是这样的,我大晚上的出去飙车,又想开坑了,希望有谁能来阻止我一下,不填坑我也不会有任何罪恶感的唔噗噗

我怕七夕的烟花太闹,听不见我的祝福【什么】

【喻黄】车(上)

*还债 1437/5000

*世邀赛冠军前提

*双向暗恋前提

*abo双a

*剧情很乱,超级超级ooc

因为是庆功宴的缘故,大家都多少喝了点酒。第一个倒的是叶修,然后是张佳乐——和其他人一起刚灌倒叶修他就被集火了,还站着的开始围攻张新杰的时候,他已经趴在桌上睡死了。

宴会大约该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忽然发现黄少天不见了。他可能是去卫生间了,也有可能是忽然想出去转转了,但直觉驱使着喻文州上楼敲响了黄少天的房间门。

门内一片死寂,但昏暗的走廊可以很明显看见门房底下透着光。

“少天,是我。”喻文州敲敲门,依然没有任何回应,于是他掏出了备用房卡。

伴随着锁弹开的声音,门把上感应处亮起了...

【伞修】千岁(二)

*架空背景,古风武侠pa

*私设超多还ooc

*本章含少量喻黄

兴欣客栈开在嘉世京城内,是陈果家祖上传下来的产业。父亲走的早,她继承客栈的时候才十七八岁,几个远方的表姑表嫂要给她说亲,都被她婉言谢绝。就凭着要替父亲照料好祖上产业的一股倔劲儿,她这老板娘一当就是十年。多灾多难的年岁索性没有波及到这块地方,嘉世的盛年倒一点没少。陈果在这里待了十多年,第一次见到叶修这种敢在天子脚下讲旧事的。所幸他讲的听上去不过是些野史轶事,想必朝廷就算突然查这些也不会把他当回儿事吧。

陈果这边替叶修松了口气,站在二楼栏杆旁往下看,已经是晚上了,进来的客人们大多是住店而不是打尖,叶修正靠着窗沿,往常一般随意的...

昨天忘抽了orz

列表没什么人,来lof也搞一搞【】
从热度里面抽
没人理我就算了QAQ

白日梦

“喵,”他对我说,“喵。”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在玻璃上落寞地响着,像猫爪拍打玻璃的零零碎碎的声音,水渍划出猫尾巴,左摇,右摆。远处的高楼在城市上方盘旋,雨啊,摇摇欲坠。
“喵。”我对他说。
空调间里塞满了毛绒绒的棉花糖,细细的挠,心头痒。被子松松软软,暖洋洋的,是久违的大晴天啊。
喵。
夕阳很漂亮,红色的黄色的颜料一齐泼到云上的样子,天空啊,比大海还蓝,还要好看。比太阳还要好看。
顺便说一句,夕阳是小鱼干和虾的颜色。
他呀,睡着了。

都快集齐ssr男团了辉夜姬依然不看我一眼QAQ

© 秋暮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