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我只希望他们没那么后悔曾经的年少。

【原创/百合】若我未曾坠入花海

是给我林的生贺(假装今天是425)

暗搓搓在lof放一下


“我要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她宣布。


彼时她卷着鬓角垂下的卷发,是新近染的焦糖色,在夏日午后透过窗纱的阳光下闪着颤栗的光。窗外是漫长至整个夏季的高温,窗内是二十五摄氏度的空调风。

“薰衣草有毒。”我说。

“那我就死在那儿。”她依然垂着睫毛,满不在乎。

她翻过身,挪到床边,顿了一会儿,又卷起毯子滚在床上。头蒙着,大腿露了一半,雪白的,满溢着细密的汗。

我想,她还是不会去的,就像她去年没有去阿姆斯特丹看郁金香,前年也没有去东京看樱花。

不如说,她就不该是越过路远迢迢去异国看花的女孩。...


林静恒被带走的那天,林静姝就着未干的眼泪,抱着小小的独角兽在偌大的房间里哭了一场。然后几个陌生人来接走她,一位阿姨问她有没有什么要带走的,她跑上楼去找她的独角兽、她的布娃娃、她的故事书......最后她下楼,对着他们摇了摇头。牵着一只冰凉的手走出去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家。那时候的她太小了,还不知道第一个家已经成为她最后一个家。

林蔚很少关注他们兄妹,但是林静恒会照顾妹妹,他会给她读睡前故事,在一点点暗下去的昏黄床头灯光里亲吻熟睡的妹妹的额头,如同和纸质书本身一样古老的故事里一样。离开哥哥的第一天,林静姝抱着他们给她的小熊乖巧地和大人们说晚安,安静地哭着,在伊甸园设定的时间沉沉睡去。她一...

有黑色的光,流星在光下散落成烟花,雪和雨还有秋叶,龟裂的星空上有漩涡,樱桃腐烂成酒红色,从下水道里流下去,和五彩缤纷的泡泡,还有我的胡言乱语。

好疼啊。

【伞修】千岁(二)

*架空背景,古风武侠pa

*私设超多还ooc

*本章含少量喻黄

兴欣客栈开在嘉世京城内,是陈果家祖上传下来的产业。父亲走的早,她继承客栈的时候才十七八岁,几个远方的表姑表嫂要给她说亲,都被她婉言谢绝。就凭着要替父亲照料好祖上产业的一股倔劲儿,她这老板娘一当就是十年。多灾多难的年岁索性没有波及到这块地方,嘉世的盛年倒一点没少。陈果在这里待了十多年,第一次见到叶修这种敢在天子脚下讲旧事的。所幸他讲的听上去不过是些野史轶事,想必朝廷就算突然查这些也不会把他当回儿事吧。

陈果这边替叶修松了口气,站在二楼栏杆旁往下看,已经是晚上了,进来的客人们大多是住店而不是打尖,叶修正靠着窗沿,往常一般随意的...

白日梦

“喵,”他对我说,“喵。”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在玻璃上落寞地响着,像猫爪拍打玻璃的零零碎碎的声音,水渍划出猫尾巴,左摇,右摆。远处的高楼在城市上方盘旋,雨啊,摇摇欲坠。
“喵。”我对他说。
空调间里塞满了毛绒绒的棉花糖,细细的挠,心头痒。被子松松软软,暖洋洋的,是久违的大晴天啊。
喵。
夕阳很漂亮,红色的黄色的颜料一齐泼到云上的样子,天空啊,比大海还蓝,还要好看。比太阳还要好看。
顺便说一句,夕阳是小鱼干和虾的颜色。
他呀,睡着了。

【双花】阵雨

*520
*写的比较匆忙没特别去查证欢迎捉虫,写完想起有个地方和原著有出入但是比较难改就当我私设吧【】
*越往后越ooc
*hehehe

0.
天留住了云,没有留住雨滴。
1.
很久很久以前,张佳乐是很喜欢一条巷子的。
那是市中心商业街两旁诸多巷子其中一条,从外面看起来是一样的,但走进去要宽阔许多,因为两边巷口各被单薄的高墙拦住一半,大抵是建筑时没规划好,后来为了外面看上去好看建的,或者本来就不算是纰漏,被十几年前这里的居民们堵上的——这一块的建筑都是十几年前兴建的,遥远得像是在一个世纪前。
张佳乐喜欢它,因为这里是从百花到市里最大的那家超市的近路。
那个时候,张佳乐特喜欢和孙哲平一起去超市,后来想起来,也说...

醒来的太突然了,所以好难过。
啊。

【双花】少年小说家的忧郁

*he

年少时代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骄傲。——芥川龙之介

张佳乐盯着窗外的树叶,撑着脑袋的手里晃着笔,一下,一下,好像下一秒蝉鸣就要起了。
考场里充斥着笔尖在试卷上滑动的哗哗声,而他在想一个结局。
这是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考试,市重点的自主招生,考试自然是理科为主,但张佳乐这个文科好的也来了。为什么呢?他也不清楚。
“你不是文科好,你是语文好。”孙哲平对他说。
他趴在椅背上看落在孙哲平桌角的飞虫,小小的黑点在白纸黑字之间漫无目的地爬,遇到一支笔或是一块橡皮就爬上去或者绕开,遇到一阵风就飞起来,飞到另外的地方去。
孙哲平低下头继续写作业,墨水把并不存在的小小的黑点连起来,排满整张讲义。孙哲平的字就是...

【伞修】千岁(一)

*不是我不填坑,最近心情低落得快要抑郁了所以开个坑转换一下心情【
*名字瞎取的,以后大概会改……吧
*架空背景,大概算是古风武侠paro
*有努力的不ooc
*私设多文笔烂慎入,欢迎捉虫

“来来来说书了说书了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了啊!”下午的生意清净得很,客栈底楼大堂的桌子被敲得震天响,几个新来的客人好奇往吵闹处看了两眼,原来是两个伙计拥着那个听闻方才来两三天的跑堂的搁那儿摆起了摊。看热闹的三三两两都挑了几张近处的桌子坐下了,那个最年轻的还站在一旁叫着,被中间那个拍了拍肩膀止住了。
那人清了清嗓子,一拍桌子,一边胳膊撑在桌子上开始讲。
“上回我们说到啊……”
看热闹的正要入神呢,却听那声音突...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