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伞修】千岁(二)

*架空背景,古风武侠pa

*私设超多还ooc

*本章含少量喻黄

兴欣客栈开在嘉世京城内,是陈果家祖上传下来的产业。父亲走的早,她继承客栈的时候才十七八岁,几个远方的表姑表嫂要给她说亲,都被她婉言谢绝。就凭着要替父亲照料好祖上产业的一股倔劲儿,她这老板娘一当就是十年。多灾多难的年岁索性没有波及到这块地方,嘉世的盛年倒一点没少。陈果在这里待了十多年,第一次见到叶修这种敢在天子脚下讲旧事的。所幸他讲的听上去不过是些野史轶事,想必朝廷就算突然查这些也不会把他当回儿事吧。

陈果这边替叶修松了口气,站在二楼栏杆旁往下看,已经是晚上了,进来的客人们大多是住店而不是打尖,叶修正靠着窗沿,往常一般随意的样子。

叶修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一年前,那时祭典撒在街上的花还没收拾完。那是三年一度的祭天大会,从旧朝沿袭下来的传统,祭完天以后皇族大臣们照例坐着马车在京城里走一圈。那年可比往常热闹多了,斗神叶秋戴着面具坐在马车上,和苏沐秋一起冲着路两边的小姑娘挥手,姑娘们都摘了往他们俩身上扔,有的没扔到,洋洋洒洒落了一地。祭典过后,这花自然是各家清理各家门口的,陈果毕竟是个女孩子,觉得这花当做垃圾扔了太可惜,便找了袋子篮子领着几个人上街拾。拾了半天还没拾完,倒是没东西装花了。正好到了中午,陈果正打算歇一会儿,去借几个麻袋,过了正午再接着拾,抬头看见一个人愣在堆满麻袋篮子的门口。

“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陈果连忙上去招呼,那人转过身来看她,笑了笑。

“我认识一个姑娘,她也干过这事儿。”叶修说,“老板娘,你们这儿还缺人手不?”

那花后来被陈果拖到城外埋掉了,还拉上了叶修和唐柔做苦力。

“你认识的那个姑娘后来是怎么做的啊?”回去的路上,陈果问叶修。

“她啊?”叶修想了想,“她拣了三两泡茶,三两晒干了做香囊,剩下的往床上桌上摆摆。”

陈果沉默了。

“要不要回去把花再挖出来啊?”唐柔笑。

“去去去。”陈果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倒是挽起唐柔的胳膊,把叶修晾在了一边,“我那叫物归原主!”

大堂里的客人都走了,叶修关门落锁,收拾收拾正准备睡下,忽然听见楼梯响,怕是有小偷就出去看看。他循着声音上了屋顶,却看见陈果正坐在屋顶上看月亮。

“你怎么上来了?”陈果背对着叶修说。

“我听到有声音就上来看看。”

“没事,咱们一间小客栈,有谁乐意偷啊。”

“哦。”叶修踩着梯子往下爬。

“你回来!”叶修仰头,对上了一双带着怒气却眼眶微红的眼睛。

叶修在屋顶上陪陈果坐了一夜,远处天光熹微的时候,陈果说,今天是她父亲的忌日。

说完她站起身往楼梯口走。

“谢谢。”她在下楼之前轻声说。

叶修坐在屋顶上,看光亮一点点冲散夜色,淡淡的云气染着霞光。

要变天了。

过了正午时分,叶修又像前几天那样敲起了桌子,包子和魏琛在两边吆喝得震天响,陈果索性也不管他们了,嘱咐了唐柔几句让她看着别闹太过,就到后门房里午休去了。

“叶秋的事情想必诸位也知道不少,那我就讲讲隔壁蓝雨的事儿啊。”叶修没接上昨天的话头,倒是重新起了个头,还冲魏琛眨了眨眼。魏琛一看这样子知道不妙,冲上去要捂叶修的嘴,却被包子从身后一把抱住。

“众所周知啊,现在蓝雨当家的是皇帝喻文州和大将军黄少天,他们俩都是父母双亡,拜入了同一个师父门下,习武十载才出来打天下的。他们俩的师父啊,”叶修故意压低了声音,“就叫魏琛,和我旁边那位名字一样。”

在旁边和包子一边拉拉扯扯一边闹着的魏琛僵住了,停下动作冲看向他的挥了挥手,在心里把叶修砍了九百九十九刀。

“不过啊,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师父一定是既风雅又潇洒的人物,当然不是我旁边的这位啦。”

魏琛特别特别想亲手把第一千刀砍到叶修那张笑脸上。

“那么那位魏琛为什么没待在蓝雨呢?”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扇子,“啪”一声打开了,“这种小事儿咱们就不下回分解了啊,就是因为他偷看黄少天洗澡被喻文州发现了。”

说完,叶修撂下扇子就跑到窗边翻出去了,围观的一群人只来得及看清他的影子。

魏琛倒和没事人一样,趁包子愣神的时候挣开他的手,往叶修原来站着的位置那儿一看,一把刀扎在他身后的墙上。

刀扎的不深,刀柄还系着一个淡蓝色的被扯断两端的结,魏琛把它拔出来掂了掂,反手收了起来,冲着明显空无一人的房梁挥手。

“壮士您为民除害辛苦啦!不过呢,这个修墙的钱还是麻烦你赔一下啊!我们小本生意不容易哒!”

“叶!修!”被闹醒的陈果忍无可忍冲到了大堂,等着听说书的一个个作鸟兽散,她正打算找魏琛算账,正巧刚刚匆匆跑出去的叶修从正门又优哉游哉地进来了。

“小唐你也不管管!”陈果半是气愤半是无奈地回头找唐柔的身影,只看见她趴在二楼栏杆上,抖着肩膀无声地笑。

“你看到他啦?”趁着陈果跑上楼去要揪唐柔的耳朵,魏琛低声问叶修。

“是啊,他还是老样子。”叶修也同样低声回他,“不过要出事儿了。”

“哪儿?”

“没明说,不过既然来这儿了,肯定是老陶他们。”

“啧啧啧,”魏琛摇头,“你当初不会也想到这一天了吧。”

“话说回来,”叶修突然摆出一副很认真的神色,“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

“你说。”魏琛也摆出一副认真的神情。

“他反应这么大,你当初真偷看他洗澡了?”


评论(1)
热度(15)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