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2015年终总结

以下2015写的,具体时间和链接看这里个人目录

【全职全员向】当时年少曾记否 1~365 两万多字大概

【伞修】蝴蝶梦 1~13 16238字

【不知道什么cp】黄段子高手  1~6 7513字

【全职同人】荆棘鸟 伞修篇 1503字

【是粉不是黑】不约,姨妈我们不约 双花の场合 655字

【韩张】The cheat game(完结) 上 中 下 6165字

【喻黄】下辈子(完结) 上 下 3102字

【秀橙】轮盘 上 2052字

以下的都是一发完

【张叶】他不爱我 1108字

【伞修】清明时节雨纷纷 1398字

【肖戴】憋说话,吻她 1226字

【双花】嘿,中秋快乐 1360字

【双花】年轻人啊要注意肾 717

【伞修】兔子先生 1475字

以下懒得统计了随手放一下证明我高产(x)

【伞修】一个虐段子 

【伞修】荣耀不改 

【张佳乐】余梦 

【各种】一大波虐段子 

【双花】一个小小的虐 

【伞修】仍然是一个小小的虐 

轻小说高手·第零卷(伪) 

【伞修】他 

三月七号到十二月十九号,九个月大概写了六万多字吧,明年还是要加油。

年终了,总结一下吧。

我写的第一篇全职同人是张叶的他不爱我,文笔很幼稚,没什么内容,全靠歌词占字数也只有1108,也许算是老毛病了吧,我有在试着改,要是有什么建议请一定提出来,谢谢。

最近的目标是先写完蝴蝶梦,大概还有一两章左右,一开始没列大纲真是作死,翻了翻一开始的写的确实不好,只是为了描写而描写什么的,也是老毛病了,大概改起来会很难?总之我会努力先把蝴蝶梦圆回来的(笑)。

黄段子高手什么的,纯粹是满足我的恶趣味大概,应该没人等我填坑···吧?

至于当时少年曾记否···今天雾霾真大呢。

喻黄韩张的两个中篇也是超狗血···不过讲真,欺骗游戏大概是我今年自己最满意的一篇,除了里面有的地方崩了以外。

我唯一自己觉得没什么大问题的,大概就是这篇兔子先生,听着歌就会想起圣诞节的雪天,就会想起好多,虽然毫无关联。

然后就简单的整理一下片段吧。

第一题:开头

喻黄《下辈子》上

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桌肚里一张薄薄的信封。

喻文州刚上完体育课,走进教室回到位置上,用手背抹了抹额角的汗水便坐下了,这时,他看到了那个纯白的纸片似的东西。

拆开来看,一张明信片,一面印着细雨迷蒙的蓝天,而另一面,四个字,“我喜欢你”,没有落款。

喻文州笑笑,把它塞进课桌的深处,和那些尚且还没来得及退回的情书叠在一起,翻开课本开始复习。

仍旧心无旁骛。

他认识那字迹。

彼时窗外,烈日炎炎,凉风习习。


第二题:结尾

喻黄《下辈子》下

“喻文州,我真的喜欢你。”

“我爱你,不需要一秒钟来考虑。”

故事的最后,已经不需要多少笔墨来刻画。

因为下辈子我说过会忘了你,所以这辈子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韩张《The cheat game》上

张新杰注视着他,镜片后的目光犀利而又深邃。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几秒,他终于移开了视线,可刚才的那个瞬间却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

事实上,问出那个问题后他就后悔了,并不是说他无法判断,这一切他心里都清楚的很,但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个答案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有些不愿意继续进行下去。

终于,他几乎不可闻的轻叹一声。

“很遗憾,学长,你……出局了。”

嗓子干涩的像是老旧的风琴,吱吱呀呀的奏着本不属于他自己的旋律。

韩文清一把推开了椅子,经过张新杰身旁大步走出了教室,似乎永远不会再回头似的。张新杰也不看他,只是盯着面前幽深的黑暗,直到身后传来了教室门关上的声音。

深秋第一抹残阳余晖透过已有些年头的玻璃窗照进了那片黑暗,却只是孤零零的一小条窄窄的光亮。

他摘下眼镜,搁在桌子上,仰头用模糊不清的视线窥探那一大片暗淡的黑。

“学长,”他对着空气中的暗与光兀自自言自语,“其实啊,我也出局了。”


第四题:最煽情的部分

张叶《他不爱我》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包厢里越来越闷热,张新杰借口透气走出了包厢。推开门,一张熟悉的虚胖脸映入眼帘,叶修正靠在外面的墙上抽烟,烟雾从他指间弥散,那只手漂亮得让人看得不禁有些失神。

    “新杰,你也出来了?”叶修望了他一眼,轻声道。明明是疑问的句子,却被他说成了极为肯定的语气。

    “前辈,抽烟对身体不好。”张新杰眉头微皱,但也只是说了一句,便默默地靠在叶修旁边,也不再言语。

    “唱的不错啊。”叶修默默选择性忽略了那句抽烟不好的劝告,转头对张新杰笑道,“不过倒是哪个女孩让新杰大大那么牵挂啊?叫沐橙帮你去劝劝啊!”

    “前辈,谢谢了,可惜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张新杰默默地笑了笑,笑容里有些苦涩的味道。

    前辈,你不知道,其实我喜欢的人,并不是哪个女孩,而是你。

    我知道,他不爱我。

    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


第五题:人物描写

伞修《蝴蝶梦》十二

他站在远处的天台上,隔岸观火。

风仍旧吹过他的耳边,声音却越来越尖利,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但他笑了,在刺耳的噪音中,在漆黑的夜幕下笑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

他依旧看着远方,胳膊肘支撑在天台的栏杆上,白到有些透明的衬衫敞着两三颗扣子,衣袖卷了几圈,衣角在渐大了的风中肆意舞动。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少年,眉目清浅却也带些不羁,岁月还未舍得在他身上留下些印记。

但不是的,岁月是公平的,公平到残酷与可怕,但有些人却总能轻易抹去那些伤痕。

不管是否自愿,也不管代价多高昂。

脚步声近了,他终于转过身来,眉眼间还带着些未散去的笑意,用眼神细细勾勒那幅熟悉到不曾陌生的容颜。

然后他开口,极清朗的声音被盘旋的风卷走大半,却也终是落到了对面人的耳中。

“阿修,好久不见。”


第六题 环境描写

肖戴《憋说话,吻她》

“看来他们好久没上去看过了。”

肖时钦似是感叹一句,转身对戴妍琦伸出了右手。戴妍琦会意的搭上,随他一起踏过岁月的积尘拾级而上。

顶楼很宽敞,虽然只有一间屋子,却有一个挺大的阳台。

拉开移门,放眼看去,是半个城市在夕阳下的轮廓。火红的太阳一点点落下,白日刺目的光线也渐渐变为柔和。仔细感受,这竟也是一种夺人心魄的美了。

他们十指相扣站在露天的阳台,周身笼罩着淡淡的光晕,只有相扣的手上还闪着两点耀眼的光线,两枚无名指上的戒。

在这瑰丽的风景中,两人俱是无言,相扣着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肖时钦低头,轻轻的吻住了戴妍琦。

彼时,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赫然绽放,如同只一瞬的烟花般绚烂。这一刻所有的美,都在刹那间静默了,天地间,只剩你我。

唯有荣耀与爱不可辜负。


第七题 H和吻戏

韩张《The cheat game》上 我写过唯一的吻戏

终于,韩文清拖着行李走向了车门,看着他的背影,张新杰忽然不管不顾的大步追了上去。

“韩文清!”

韩文清有些诧异的回头,张新杰已经到了眼前,气息喘的有些不匀。

张新杰站定,忽然勾住韩文清的脖子踮脚亲了上去,没有什么厮磨的唇齿相亲,不过是在秋季有些干裂的嘴唇轻触,猝不及防的一吻如同蜻蜓点水般一沾即分。

“保重。”

韩文清第一次在张新杰那双藏在镜片后的瞳孔中看到了异样的情绪。

下一瞬,他们不约而同的各自转身,淹没在匆匆的人海里。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秀橙《轮盘》上 讲真我这一段看一篇尴尬症犯一次

“zero.”庄家艰难的宣布了结果。他不由的对她多看了几眼,而她只是微笑,温和的像是无害的无名小花,在绚烂的花海里无声的笑。

他忽然想起来了。那是几年前的那位赌神,那时,她一身妖艳红裙走进这个堕落的殿堂,不可方物。她带着淡然而又疏离的笑容走进赌场,仿佛她就是这里的女王,她若想要赢,就绝不会输。

就如同今天这个红裙女孩。

不,不一样,她是女王,而面前人充其量只是公主。

没有那般的傲气,也没有什么不可一世的风度。

她只是一朵野雏菊,恰巧开在适合她的土壤,一季百花缭乱。

那朵雏菊没有陷入这随时可能万劫不复的轮回,她轻巧的脱身离去,带着赢下的筹码,加入了另一个轮回。

她令人们不断的转移着注意力,如同一只翩飞的红色蝴蝶,带着还未褪去的稚嫩与地狱的颜色,穿梭在开满曼陀罗的花海。

夜愈深,她的身价愈高,终于,在黎明之前,她离开了。

“What's you name?”在她离开前,有人好奇的问。

“Mucheng.”她微笑,“Mucheng Su.”

然后她拢了拢裙摆,转身离开了,面对着黎明的曙光。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比之前更好的。希望能尽快填完坑吧,然后试着把所有的一时兴起都变得完美,试着完善所有的曾经与未来。

大概就是这样。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2016了,一月中旬期末考,考试之前先暂且不继续写了,先好好复习几天吧,反正也就几天了。

还有,感谢能耐心看到这里的你,感谢在过去一年中或长或短陪伴过我的你。

只要有人能够看到我所写的那些糟糕的或是还可以的文字,能够耐心的看下去,我就会一直写下去。

真的,感谢你们。

将要到来的2016,还有依然在的你们,请多指教。

==========2015年12月25日==========

评论(2)
热度(5)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