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伞修】just like a magic(一)

个人目录

*HP设定的伞修
*感觉好多人都想看我就努力写了,快夸我帅
*私设多,伞哥写的有些妹控,前面有双叶亲情向大概,ooc文笔烂 注意避雷
*就不占tag整理了,反正能用电脑的时候我会接着整理目录的
*10/30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兄弟,名叫叶修和叶秋,他们一起出生在一个巫师世家,彼此相亲相爱……
才怪。
或许是因为基因好,他们两个从小就天赋异禀,来叶家拜访的人经常会看到叶秋被倒挂在院子里那棵老橡树的树顶,或者是小点在不远处的半空中哀鸣之类的状况——据叶修说,都是叶秋干的。
当然,曾经发生过的此类事件远远不止这些,像什么母亲种的名贵的黄玫瑰一夜之间都变成橘子了啊,还有什么父亲的笔记本忽然开始追着小点咬了啊,这些已经都不足为奇,最夸张的一次,是他们俩把一个哑炮吓得会施咒语了。
叶家算是个名门望族,有钱有权,血统纯正,结个婚对象都要找三十代以内没有麻瓜的那种,可以保证三代以内绝对绝对没有混血的那种纯,比特仑苏还纯。
所以叶修和叶秋一起收到霍格沃茨的信的那一天,叶父把他俩叫过去很严肃地教育了他们一番。
反正就是从天文说到地理,从盘古开天辟地说到星际穿越,从家族光荣史说到社会责任感,足足说了一个下午。
“总之,你们要是进不了斯莱特林,就别想继承家业!”最后叶父总结道。
叶秋严肃地点了点头。
“好的吧。”叶修说。
叶母送他们上了霍格沃茨的列车,叶修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百无聊赖地抛着魔杖玩,叶秋一脸惊恐地瞪着他,撕开了第三包巧克力蛙。
窗外的风景飞驰而过,带起的残影还真的有些魔法的感觉。
“有点像是在进入里世界。”叶修一把抓住了抛起的魔杖,张开双臂表演似的做出一个等待拥抱的姿势,“欢迎光临真——正——的魔法世界。”
叶秋“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叶修趁机从他手中开封的包装袋里摸出一颗绿色的比比多味豆往他嘴里塞,叶秋条件反射的嚼了两口,差点直接吐出来。
“为什么会有香菜味的!”叶秋抱怨。
“呵。”叶修说。
他们在的车厢前后各挨着一个车厢,后面那个车厢安静得出奇,前面的却快要闹翻天,像在举行狂欢party,吵闹得堪比夏天傍晚一个有三个大广场挨着的公园。
叶秋忍无可忍。
叶秋掏出了魔杖。
“哥,我们是干了他们呢,还是干了他们呢?”叶秋天真无邪地看着叶修。
“有点难选啊,”叶修像是在做艰难的抉择,“那……就后面一个吧。”
不一会儿世界安静了。
当他们面带微笑的回到车厢时,列车已经到达。
他们是要乘船过去,人挺多的,闹哄哄地聚成一堆一堆,聊的尽是时下流行的一些无聊话题。
叶修百无聊赖,稍微听了听,多数是在谈论这次入学的一个长得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妹子。
可惜有哥哥,有人如是说,一群男生叹息。
而且哥哥还特别厉害,有人补刀,一群男生西子捧心。
叶修默默地走开。
他们在这边的岸上稍微多等了一会儿,因为带他们去霍格沃茨的人得先把某个车厢忽然集体呕吐头晕发烧咳嗽的新生搞定。
过了河,新生们排好队进入了城堡,他们在一个大厅里等待片刻,面前雕刻精细的木质大门沉重地关着。许多人自然是不耐烦等待的,又开始三三两两继续刚才的话题,有人甚至都和画像搭上了话。
说实话,说是大厅,其实也不算大,和整个城堡相比大概也就是个门廊。偌大的房间也就四面墙,两扇门,挂了些画像,版式简单至极,但装饰却古朴而精致,大到看上去将近十米的门,小到一个个画框,都有细致优美的纹路装饰着。
叶修看了看头顶巨大的枝形吊灯。说是吊灯也并没有灯泡什么的,只是几团火光似得东西点缀着,明亮地跃动着。他想要掏出魔杖,却被叶秋眼疾手快一把摁住。
“大哥,你行行好吧,家里都停电多少次了,你别出来还玩啊。”叶秋压低声音说。
“你不想知道这里的电路连哪里吗?”叶修企图说服叶秋放开手。
“这里用的又不是电。”叶秋一脸“妈的智障”。
正当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门开了,有人带领他们走进了宴会厅。
大门对直的地方拜访着一个凳子,上面是一顶破破烂烂的旧尖顶帽。
分院仪式开始了,新生们被一个个分到自己所属于的学院。
叶修看着排前面一个的叶秋走向斯莱特林一桌,然后他上台坐下,被戴上分院帽。
“这个血统和刚才的一样,那就……”
“要是敢把我分到斯莱特林,我就烧了你。”叶修说。
“啧啧,挺有勇气的嘛,但是……”
叶修掏出了魔杖。
“格兰芬多!”
叶修满意地走向格兰芬多那一桌,顺便冲着目瞪口呆的叶秋懒洋洋地一笑。
很好,祖传是家业什么就交给亲爱的叶秋了,么么哒。
叶修如是想着,拣了个空位坐下。
面前的盘子里钻出一个南瓜饼。
“叶修?你不应该被分到斯莱特林吗?”他听见旁边的人问他。
叶修看了看,是苏沐秋,他们曾经见过几面。苏沐秋家也是个挺有名的家族,而他的妹妹,就是别人口中那个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美人。
说实话他们兄妹俩长得还是挺像的,尤其是五官的轮廓,让人不禁感叹不愧是兄妹。
可问题是,苏沐秋怎么会在格兰芬多?
“我记得你们家的都在拉文克劳。”叶修说。
“很显然,我的智慧藏得太深,那顶帽子没看出来。”苏沐秋摊手。
“好巧,我也是。”叶修说。
后来,苏沐秋并没有知道,叶修来到格兰芬多其实是因为要甩锅给叶秋。
后来,叶修也并没有知道,苏沐秋来到格兰芬多其实是因为他妹妹被分到了格兰芬多。
后来,叶修和苏沐秋都并没有知道,苏沐橙究竟为什么会被分到格兰芬多。
苏沐橙也不知道。
“大概是觉得我穿红的好看一点?”苏沐橙猜测。
叶修把眼中写满了“沐橙你穿什么都好看”的苏沐秋按在了厚厚的一叠羊皮纸里。

至于为什么沐橙和沐秋一起入学我下章会解释的w

评论(5)
热度(32)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