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全职/粮食向】路过死亡现场(三)

个人目录

*无cp粮食向,主要写四大心脏大概,出场人物可能不会太多
*并没有什么死亡梗
*私设喻文州作家,张新杰法医,肖时钦程序员,叶修家里开公司
*私设ooc雷慎入
*bug可能有点多,因为涉及了挺多不了解的知识,欢迎纠错
*部分灵感来源于游戏TRAUMA
*其他的想到再补充吧
*占个tag:路过死亡现场
*11/30
心有多大,脑洞就有多大

“呀,怎么又回去了呢……”

夜晚的风卷过寂静的长巷,一个黑影静静的伫立在风中。
好像开始下雨了,液体击打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仍是无言的立着。
穿堂风掠过他的衣角,掠过他的发梢,在他耳边呼啸,把滴落的鲜红溅的到处都是。
渐渐的,积成一片的液体在地面上蜿蜒,艰难的渗入些进地砖,刻下抹不去的痕迹。液体蔓延出巷口,绽放出一片鲜艳的红。
未被洗净的血迹被覆盖,吞噬,融进了这片血海。
他醒了。
好像醒了。
笔记本已经自动进入屏保,彩色变幻的曲线直绕得人发昏。
他挪动了一下鼠标,word的界面,整洁而又单调的界面上光标在句末跳动着,左下角的字数一夜间从六位数变成了四位数。
他还是重新写了。
他确认了一眼顶端的文档名称,《从头再来》,当初这个名字可真是取得好。
这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有人声称发明了一种可以让人回到过去并改变曾经经过的一切的药,大概也就是后悔药吧。每个人都会后悔,所以这是一条有着无限商机的方向。但很显然这是个骗局,回到过去需要改变的是物理量,而药物主要是化学物质,如果向着这个方向,即使花再大的精力去研究,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许多人花大价钱去购买所谓的“从头再来”的机会,而这其中还多是知识水平较高的阶层。主角作为一位警察,对这样的情况不解而又厌恶,于是他费尽心思去拆穿了这个骗局,却无力地发现现状毫无改变,甚至舆论的矛头还渐渐转向了他。
说实话,即使之前就交上去,这也会是一本优秀的热销小说,可他偏偏想要重新写,把那一块缺掉的灵魂补回去。
破而后立,当他把文档清空后,他立刻有了不一样的思路,思维永远比手快,但他尽可能的把思绪记录了下来。
昨晚大概是打着字就睡着了,也不知为何如此困乏,醒来后仿佛已经过了好久。
他看了一眼时间,还只是凌晨三点十分,大概也就是做那一个梦的时间。
大概离天亮还早的很。
他写作的速度其实很快,只是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完善背景设定与构思情节上面,再加上打字速度有些不尽人意,刚好抵消掉了他异常优秀的对组织文字的能力,不快不慢,也还好。
但这次,关于故事的一切都好像已经摊开在脑海里了,只需要他写出来,陌生的属于他的文字。
大概还能赶上死线。喻文州想。
他的手机响了。
是张新杰。
“早啊,新杰。”喻文州接起电话。
“早上好,你现在忙吗?”张新杰问,“我想问你一件事。”
“我没事,你问吧。”喻文州顺手点了点保存键。
“你有双胞胎兄弟吗?同卵双胞胎。”张新杰问。
“没有。你们来我家玩过的啊。”喻文州有些诧异。
“那长的相像的近亲呢?”
“我没见到过……不过应该不会有吧,我们家女孩多。”
“是这样的,”张新杰那边传来翻动纸页的“沙沙”声,张新杰从一叠资料中抽出一张,“前天,也就是星期六,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案发现场就在我们当时所在的那个餐馆的附近。”
“我回去的时候也看到了有警察封锁一个巷口……我怀疑可能真的是我来时路过那儿衣服上溅到了血。”喻文州说。
“致死的部位在腹部,从地面与墙面状况来看血液飞溅的范围确实很大,但凶手没道理在有人经过时行凶,更何况那个巷子也不算太窄,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会注意到的,这不是重点。”张新杰把那张拿出来的资料平放在桌上抹平折角,“重点是,死者的长相几乎和你一模一样。”
“或许只是个几率很小的巧合。”喻文州深呼吸竭力使自己保持冷静。
他能感觉到某段模糊的思绪在躁动。
“或许是,但我们找不出他的身份,”张新杰说,“他的指纹识别出来是你的信息。”

评论(4)
热度(14)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