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粮食向】路过死亡现场(四)

个人目录

*无cp粮食向,主要写四大心脏大概,出场人物可能不会太多
*并没有什么死亡梗
*私设喻文州作家,张新杰法医,肖时钦程序员,叶修家里开公司
*私设ooc雷慎入
*bug可能有点多,因为涉及了挺多不了解的知识,欢迎纠错
*部分灵感来源于游戏TRAUMA
*其他的想到再补充吧
*占个tag:路过死亡现场
*14/30←四月还完这个债,真的
“清醒些总不是坏事,不是吗?”

“是嘛。”喻文州听见自己说。
他出乎自己意料的冷静,浑浑噩噩的应了几句,挂掉了电话,才发觉嗓子干涩的有些可怕。
他醒了。
他趴在合上的笔记本上。手边手机屏幕上亮着时间,闹钟铃声兀自响着。他撑着桌面起身,手肘碰到了旁边的水杯,水杯在桌子上挪动了一些,水声撞击着陶瓷的杯壁,杯子里还有一半的水,已经凉透。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照到房间里,安定而动荡的光搅乱了沉寂的空气。
已经早上了啊。
他打开了电脑,文档开着,还是之前的进度。他保存文档,关闭了所有运行的程序,点开浏览器搜索那起杀人案,如上次般没有任何有用处的信息。
他拿起手机,在最近通话中找到了张新杰,打算发条短信询问一下,却忽然感到有些不对。
他返回最近通话界面。
和张新杰最近一次的通话是在三天前,他们聚会的那一天。
他一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无来由的感觉,就如同之前莫名的紧张感。
明明即使那是现实他也只是被害者啊。
他摇了摇头,端起水杯走到厨房,倒掉了隔夜的凉水。他默默看着水流成了一个漩涡,慢慢的消失在下水道。
热水瓶里还有些昨夜烧的水,他在水池里用手背试了一下,还是温的。他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打开冰箱,取出半袋切片面包,用手肘顶上冰箱门,把咖啡和面包放到餐桌上,又回到厨房拿了个盘子。
餐厅的窗帘没拉,暖黄的光映入灰暗的室内,倒有些惨白了。喻文州往窗外看了一眼,他家在一楼,餐厅对面的那个人家门口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几滴嫩绿夹杂在一大片明亮的暖色调中,好看自然是好看,不过有些喧闹。倒是草坪上那一大片纯白更引人注目些,喻文州眯了眯眼,看清了几朵雏菊。
他没来由得有些想笑,却不是因为任何的美好。
他起身走过去拉上窗帘。
阳光不死心地想照入这一片死寂,被挡在了厚重的窗帘外,只是映出些灰黄的光,如同仲夏夜无力的萤火。
他把空了的面包包装袋叠起来,扔进垃圾桶,端着盘子和杯子走进厨房,叠起来放进水池,然后放水。
水灌满了杯子,从杯子里溢进盘子,再从盘子里溢出,在水池里薄薄地积了一层。
喻文州原本盯着水流发呆,直到水积起来才如梦初醒,关掉了水龙头。
大概是盘子挡住了出水口,积水迟迟不往下流。
索性洗了好了。他想。
他端起盘子和杯子,水被倾倒出来,和积水汇到一起,在出水口顺时针打着旋儿。
餐具冲洗完后放在架子上滤水,喻文州擦干了手,回到房间打开电脑。
他习惯性的看了看手机,却一下子愣住了。
五个来自张新杰的未接来电。
他正打算回个电话过去,手却突然顿住了。
他记得现在应该是他的上班时间,手机静音。
提示声轻轻的响了一声,有人发来短消息。
喻文州划开通知栏,发件人是张新杰。

评论(4)
热度(15)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