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粮食向】路过死亡现场(五)

个人目录

*无cp粮食向,主要写四大心脏大概,出场人物可能不会太多
*并没有什么死亡梗
*私设喻文州作家,张新杰法医
*私设ooc雷慎入
*bug可能有点多,因为涉及了挺多不了解的知识,欢迎纠错
*部分灵感来源于游戏TRAUMA
*占个tag:路过死亡现场
*这章私设特别多!特别多!特别多!
*明天期中考了,残念orz但愿这次能考好吧
*17/30
“假的……一定是假的吧。”

“方便过来一趟吗?”
张新杰的信息是大约三分钟前发过来的,应该是因为他刚才在餐厅而没有听见提示音。
喻文州打开文档看了看进度,不禁有些为难。他应该还是能够赶上死线的,但如果被这件事折腾太久可就不一定了。
“大约要多久?”他发短信问他。
信息显示为已发送,对方很快拨了电话过来。
“记得前几天那个杀人案吗?”张新杰说。
喻文州心一沉,仿佛顿时漏跳一拍。
“哪个?”
“就是发生在我们聚会那天的那个。”
“……我记不太清了,可以大概讲一下吗?”
“那个案子发生在我们所在的餐馆附近一个小巷子里,大概是你路过的地方。死者是一位男性,死亡时间大概在发现之前十七分钟,致死伤在腹部,死因是失血过多。”
“凶手还没找到吗?”喻文州问。
“是这样的,死者身份不明,凶手销毁了他可以辨认身份的印记,而案发现场只查出五个右手的指纹……”张新杰停顿了。
“然后呢?”喻文州有些艰难的发问。那不会是什么好消息,绝对不会。他不知为何心里清楚的很。
“数据比对后发现都是你的指纹。”
喻文州沉默了。
“我马上来。”他说。
他最后看了一眼进度——快写了一半了——然后关机,合上电脑。他尽可能快的换好了衣服,拎起搭在餐桌旁椅背上的长风衣穿上,确认手机钥匙都放进口袋里后换鞋出了门。
他家在一楼,出去就是一大片草坪。雏菊开了,白色与黄色点缀在一片深绿之上,充满生机的美。
即使是将要自杀的人,看到这副景象大概也会产生一丝对尘世的留恋吧。
但喻文州根本无心去欣赏哪怕是一秒。
他现在脑子里很乱。
从那天开始,好像他生活中的一切都被打乱了,像是写岔了一章的情节,后面的除了任由发展已别无他法。
不过话说回来,生活好像本来就是一团糟啊,毫无计划的、无法计划的未来与模糊的过去纠缠着,好像“现在”这个定义永远不存在,可事实上永远只有“现在”这唯一一个时间点存在。
是嘛?
喻文州走在小径上,碎石片铺的地面好像很长很长,路边从草坪走到了树荫,两旁生得稀松的银杏开始挂上了几颗果子,金黄色的叶片随着风一阵阵往下刮,下雨似的,也不知淋在了哪里。
喻文州是G市本地人,但他的母亲是在江南长大的,小的时候还带他去外祖母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的母亲还很温柔,弯腰牵着他踏过碎石铺的街道走过大街小巷。一条河,几座桥,桥头有人家,正月里头灯笼高高挂,红到惊蛰细雨,红到蝉鸣声响,红到秋叶落下,接着又到了下一个正月,夜里的烟花伴着灯火,亮堂堂的,多少年的小桥流水人家。
外祖母家后院有棵银杏树,好像也算是无心栽下的,几代过来,已经将近百年了。每到秋天,果子一熟便有一大群小孩抢着来摘,左邻右舍、东家西家,大人们也只是笑着,不以为意地喊他们小心些。
大抵江南的时光就是这样,如水般的温柔,温柔了那段岁月。
同时也让人差点以为世界永远都是那么温柔。
喻文州蹲下身拾起一片银杏叶,曾经幼稚作文中的金黄的小扇子,单薄到寄托不了多少情愫。
他起身像前看,小道快要到尽头,模糊不清的尽头架着一座坡度很缓的石拱桥,桥头站着一个女子向他招手。
“文州!快过来看!”
喻文州的思绪刹那间停滞了,好像连带着一切都开始迅疾倒退。
“妈妈?”

评论
热度(10)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