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粮食向】路过死亡现场(六)

个人目录

*无cp粮食向,主要写四大心脏大概,出场人物可能不会太多
*并没有什么死亡梗
*私设喻文州作家,张新杰法医,肖时钦程序员,叶修家里开公司
*私设ooc雷慎入
*bug可能有点多,因为涉及了挺多不了解的知识,欢迎纠错
*部分灵感来源于游戏TRAUMA
*其他的想到再补充吧
*占个tag:路过死亡现场

“到底还要做多久的梦?”

喻文州睁开双眼。
雏菊,林荫小道,银杏叶,还有童年的小桥流水人家,都是一场梦。
他躺在床上,手机屏幕亮着,已经超过起床铃数十个五分钟的提醒。
现在是九点二十。
喻文州坐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屏幕亮起来,灰蓝色和黑白交织的界面,左下角是停留于记忆中的四位数。
思路停滞在了几天前的晚上,他闭眼深呼吸,拉开椅子站起来。
总闷坐着也无益于找回灵感。
他想着,换了身衣服出门散心。
门前的草坪上如梦中一片花白,他走近了细看,是不知谁撒下的满地纸屑,软塌塌黏在下过隔夜雨的草地上。
果然,雏菊只开在梦里。
他沿着小路走出小区,一路上两旁的葱绿树木虽然他叫不上名字,但也果然不是银杏。
彻头彻尾都是一场梦。
那么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喻文州在小区门口停住脚步,轻轻叹了一口气,沿着人行道向左走 
说是散心,他倒也没什么其他地方想去,要么是图书馆,要么是书店。从他家到图书馆坐地铁要转三趟车,还不如就到附近的小书店看看。
那家书店是前两个月刚开业的,不大不小两间门面,店主是个挺有趣的人,看上去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喜欢和顾客聊天。他好像并不以买书为生,所以也不会刻意迎合大众口味或顺应潮流,基本上只卖他自己感兴趣的书。
喻文州推门进入书店。因为是工作日的上午,书店里也没什么顾客,店主不在这儿,坐在柜台后面的店员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又低头继续玩手机。看着面生,大概是新来的。
喻文州也没打算搭话,三两步走到里面一些的书架上开始找书看。
他和店主蛮谈得来的,所以喜欢的书的类型大约也类似,一圈看下来,除了些暂时不感兴趣的,其他几乎都是他看过的书。
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忽然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本书书脊上的标题。
《从头再来》。
这还真巧啊。喻文州笑了,走过去俯身抽出那本书。
书本的塑料包皮还没被拆开,从侧面可以看出是现今较为普遍的简装折页。封底没有简介,白底上几块黑色剪影,封面也是同样简洁明了,白底上四个黑色大字,还有几块血迹似的黑斑。
该说设计这个的人有想法还是偷懒呢?
喻文州带着有些好奇的心情买下了这本书。
回到家,锁上大门,把大衣外套脱下来搭在椅背上,撕开书外面的塑料包装扔进垃圾桶,然后坐在沙发上翻开书。
扉页是与封面相反的黑底白字。
“致所有被留恋的过去。”
只有单薄的一行字,笔画说不上来的精致细腻,像是该由刚接过一朵被亲吻过的玫瑰的少女的手写下的如同情书般的语句。
那不曾被留恋的过去自然也就被舍弃了吧。喻文州鬼使神差地想到。
他翻开了下一页。
下一秒,那本书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膝盖上,继而滚落到地板。
那一页上,加粗黑体的标题下面明晃晃写着“作者:索克萨尔”。
那是他的笔名。

评论(3)
热度(12)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