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伞修】末世

个人目录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看到文手精分试炼七题就想试试来着
*末日设定
*私设多以及特别特别特别ooc_(:_」∠)_

“我说,你许了什么愿啊?”叶修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你说呢?”
苏沐秋摘下头顶形状幼稚的附赠在蛋糕盒里的纸王冠,把它搁在叶修头上,大概算是对之前叶修把它放到自己头顶还趁机拍了照的报复。
“老了一岁你还是这么恶劣啊。”叶修摇头,摘下纸王冠,拿起打火机点燃。
硬卡纸上裹了一面劣质的塑料纸,大片的紫色被打火机的火光所灼烧,散发出刺鼻的气味,五颜六色的圆体字母也变成了碳黑。火光明亮了些,伴着灰簌簌落落往光亮的白色瓷砖地板上落,些许落入经年的裂缝。火光离叶修的指尖大概还有十公分的距离,他走到窗前,用力将那张面目全非的纸掷了出去。
窗外沉寂的夜色泛起了波澜,夜幕被点燃,明亮到泛蓝的火焰蔓延到了整个天空,天际像木制的建筑物一样在火中坍塌,一片片剥落,背后又是同样一片暗沉沉的天空。
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世界”只是无穷无尽的重复时空,时间冻结了一切,却没能凝固住腐化,最后只剩天际仍无尽。
“不知道还能不能过到明年的生日啊。”苏沐秋对着窗外叹口气。
“你想过吗?”
“当然不想。”苏沐秋笑,“我一秒也不想多过了。”
每一寸空气都在被令人作呕的腐坏气息不断蚕食,粘稠的巨大沼泽在蔓延,吞噬掉所经之地的一切生命。
说来奇怪,人们早已不相信上帝,但他们相信被那怪物吞噬便不得上天堂。
末日来临的危言耸听,不安的人群,大规模的自杀集会,发展到可怖程度的事态,以及来不及挽回的一切。
他们就是在这种时刻相遇的,在满是灰尘的小巷。苏沐秋刚逃过一场狂热分子的追杀,而叶修被淋了满身的汽油。
“你也是不想死的?”叶修问他。
苏沐秋扶着墙低下头喘了两口气。
“谁不是呢。”他抬起头来看叶修,竭力牵动嘴角微笑,汗水从鬓角滑落。
“我叫叶修,你呢?”叶修伸手扶住了几乎滑倒的苏沐秋。
“苏沐秋。”
巷口外传来零落的枪声和爆炸声,映红了天空的大火烧尽了惨叫声,他们躲在陈旧的小巷,空气里充满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的焦糊味。
他们比各自预想的活的久。想活下去的和不想活下去的都多半死尽了,他们是为数不多的还存活在安全地带的人类。
但也不会存活太久了。
“你有接近过那家伙吗?”叶修问苏沐秋。
他们并肩坐在一座十二层高的楼顶边缘,地平线处是本不该存在的黑,那个巨大的怪物正在摧毁这个城市。
“没,我可是很惜命的。”苏沐秋无所谓似的笑,尽管他低头就是十二层楼高的垂直距离。
“那你觉得去死和等死哪个好一点?”叶修从身旁扒下一块龟裂的墙粉。
“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们现在跳下去就挺好。”叶修捻碎了那块墙粉,更小的碎块落下十二层楼的高度。大概是粉身碎骨。
“那不就成了殉情嘛,”苏沐秋看叶修,“多矫情啊。”
“也是。”叶修起身翻过楼顶的护栏,“先走吧。”
“好。”
后来哪一天终于来了,他们再也无处可逃。面前是纯黑的,背后也是同样的颜色。
“叶修,你不是问过我是去死还是等死吗。”苏沐秋从背包里翻出一把水果刀递给叶修,“帮个忙,拜托了。”
“我这里有安眠药,吃药应该会好过一点。”叶修说。
“我父母生前是信基督。”苏沐秋对他笑,和初见时一样的笑。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下提起自己的家人,也是最后一次。
叶修没有接话,闭着眼睛用力将水果刀扎进了苏沐秋的胸口。
“谢了,”苏沐秋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我会等你的。”
“那不就成了殉情嘛,多矫情啊。”叶修也冲他笑,有液体滑落脸颊。
“你怕矫情?”苏沐秋闭上了眼。
“一点儿也不。”

评论
热度(18)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