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送给秋暮夕的生日贺文】【德哈】夜游

爱你【比哈特】

假装这是一个文艺的ID:

深夜,天文塔。

德拉科背靠栏杆,视线锁定着楼梯口,略有些刺骨的冬风吹得他眼睛不由微眯起来。他大概已经在这儿等了十几分钟了,邀请他的人却还迟迟未到。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个轻微的喘气声从楼梯口传来,却没有人影。德拉科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直起腰杆,嘴角勾了起来。

“嘿,德拉科。”
他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头跟他打招呼,要是正常人看到绝对会吓一跳,但德拉科却丝毫不为所动:“今天怎么这么晚,波特?”
“碰到洛丽丝夫人了,我总觉得它能看透隐形衣。”哈利撇了撇嘴,把隐形衣收起来,也靠在栏杆上,“不说这个了。其实本来今天想和你一起看月亮看星星的,结果晚上魁地奇训练太久了,导致我现在好饿——一起去厨房吧?”
德拉科一回头就对上他那双祖母绿的眼睛。眼镜完全阻挡不住它们散发出来的活力,在皎洁月光的进一步衬托下简直跟用了容光焕发咒一样,亮闪闪的。他有点招架不住,转移视线才发现他鼻子冻得有点红,身上长袍也略显单薄,不禁小小地愧疚。
——“好吧。”
换回来一个灿烂的笑容。

于是他们朝厨房进发。
不过要让隐形衣轻松容下两个高挑的青春期少年的确是有些勉强了,德拉科必须要稍稍弯腰,哈利也得靠德拉科更近些,才能保证隐形衣底下不露出四只鞋。
总体来讲,和自己的小男朋友紧靠在一起还是令德拉科心情愉快的。他们一路上都在小声地聊天,而这总能让时光流逝地更快,即使他们几乎横跨了半个城堡——好像只是一会儿,他们已经到那幅油画前了。哈利伸出手搔了搔画里的梨,厨房的大门便向他们打开。

“尊敬的哈利•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你们想要吃点什么?”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家养小精灵大声问道,哈利和德拉科分别要了一盘南瓜饼和一杯热巧克力,接着他们就被热情地邀请坐到壁炉前面的两个扶手椅里,很快,他们点的东西都被端了上来。
德拉科把那杯热巧克力推向对面:“救世主也是人,别感冒了。”哈利几乎感觉有些受宠若惊,他端详着德拉科的脸,直到他不自然地别过头去,才慢慢咧开嘴笑。还没喝那杯热巧克力,哈利心里就已经暖暖的了,但嘴上依旧打趣道:“梅林,什么时候你也会关心别人了?”
“不想跟被感冒影响水平的人打魁地奇比赛罢了。”

——他的头还是没转过来。


圣诞节已经过了,但家养小精灵们还是硬给哈利塞了一堆会动的姜饼小人。出了厨房,他便感觉十分心虚——现在太饱了,吃不下,但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无论把这些有思想的饼干放在哪里,它们都会拼命出现在他面前并要求他吃掉自己。
他不敢想象赫敏看到这些姜饼小人会怎样。

哈利讪讪地摊开手掌,上面站了一排小人。他诚恳地问德拉科:“吃吗?”后者斜眼看他,大概明白了什么,思考过后大发慈悲把它们装进口袋,得到哈利充满感激的目光,莫名心情大好。
“有代价的。”
他扔下这么一句话,左手拽着哈利的衬衫领子就偏头亲了上去。趁着哈利尚未反应过来,德拉科细细吮起对方带着香甜味道的唇,接着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最后放开可怜的衬衫,离开了那个温软的嘴唇。
“晚安。”他意犹未尽地看了还瞪大双眼的哈利一眼,转身准备走回寝室。
——“喂!”他身后响起气急败坏的一声低喊,紧接着哈利追上来,扯着德拉科的袍子也亲了他一口。

德拉科好笑地发现口袋里有些异常的动静。他随手把探出头来的两个姜饼小人按回口袋里,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夜还很长。
而隐形衣也该真正派点用场了。

End.

一篇写给秋暮夕的生日贺文√
生日快乐呀www
唉这贺文又短又辣鸡 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你还是再来点个梗吧qwq

评论
热度(48)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周公瑾言慎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落周公瑾言慎行 转载了此文字
  3. CH₂O·H₂O-40%周公瑾言慎行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比哈特】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