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一点碎碎念

我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英语老师。
她姓殷,是从一年级开始教我的,一直到三年级。
她年纪挺大的,但是很漂亮,脸上永远都画着妆,大概是介于浓与淡之间的那种,记忆太远所以模糊了。她是我第一个觉得漂亮的人。
她很喜欢我,虽然那时几乎所有教过我的老师都很喜欢我,其他的我都记不清了,偏偏记得二年级期末考试考年级第一的时候她表扬了我。所以我也很喜欢她。
三年级的时候,她去了澳大利亚两周,回来的时候给我们看了照片,还有带给我们的礼物。那时我就有点向往澳大利亚了,同时也觉得她真能教完我们六年。
可是四年级就换老师了。
这就是我对自己英语不好的借口,尽管三年级的时候我的成绩就开始下滑了,她放学陪我补了好几次的课。
但我还是很喜欢她。
初一期末考完的时候,本来打算回小学看老师的,就三个老师,教了我六年的数学老师,五年级换掉的语文老师,还有她。
但是我没去。
那一年暑假我去了澳大利亚,天没有想象的那么蓝。
初二我还是没去看她。
本来打算中考完去的,要是在那之前能考上自招就更好了。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想了三年。
今天看到了她过世的消息。
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小学的同学都没联系了,就看见群里有人说,愿天堂没有病痛。
天堂是没有病痛啊,可是值得留恋的从来不是天堂。

评论(1)
热度(3)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