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伞修】千岁(一)

*不是我不填坑,最近心情低落得快要抑郁了所以开个坑转换一下心情【
*名字瞎取的,以后大概会改……吧
*架空背景,大概算是古风武侠paro
*有努力的不ooc
*私设多文笔烂慎入,欢迎捉虫

“来来来说书了说书了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了啊!”下午的生意清净得很,客栈底楼大堂的桌子被敲得震天响,几个新来的客人好奇往吵闹处看了两眼,原来是两个伙计拥着那个听闻方才来两三天的跑堂的搁那儿摆起了摊。看热闹的三三两两都挑了几张近处的桌子坐下了,那个最年轻的还站在一旁叫着,被中间那个拍了拍肩膀止住了。
那人清了清嗓子,一拍桌子,一边胳膊撑在桌子上开始讲。
“上回我们说到啊……”
看热闹的正要入神呢,却听那声音突然断了。
“叶修,你们又来敲桌子了?啊?”陈果满脸怒气拍着叶修的肩膀。
“哎呦老板娘您老怎么来了,来来来快坐下坐下,包子快给老板娘看茶!”一旁的魏琛立刻把陈果拽开,不由分说给往椅子上按,包荣兴也是勤快得很,陈果刚回过神茶就给上好了,她又想发作,只听得叶修一拍桌子——
“这回啊,我们就来说说前朝斗神叶秋……”
说起斗神叶秋,那可是一代传奇,别说嘉世一国了,从嘉世边境往外数八千里,不识字的都多少听说过叶秋。
叶秋是嘉世的开国功臣,从十年前群雄割据的乱世开始就有斗神之名了。他以一杆却邪护一方土地,于是便有了嘉世。待时局稳定后,他却推辞不愿坐皇帝之位,于是便封了个护国大将军。刚开始几年形势倒也还稳定,没什么仗要打,他也就和当初锻造却邪的苏公子苏沐秋一起研究研究兵器。
再说起苏沐秋。苏沐秋是当年乱世时还仍是一方富贾的苏家的大公子,有个妹妹名叫苏沐橙,据有幸见过的人说,她的容貌那可是天下无双。苏沐秋虽然家里有钱吧,他的父亲特别看重读书,逼他从小到大读了十几年书,妹妹好看的,他自己长相也自然没的说,还有些陌上公子的气质,左邻右舍方圆七里以内,有八成的小姑娘闺中赋诗都想着写给他。可是他偏偏研究兵器去了。
叶秋倒也不是什么平民出身,算不上有权有势,不过是几代的书香门第。以前几代都挺好,有皇帝的时候当官,没皇帝的时候教人念书,可到这一代就乱了。叶夫人当初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俩从小就聪慧过人,这自然不是坏事,只是二少爷叶秋可聪慧过头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从家里溜出去了。
那叶家老爷可是气的很呐,当天就派了十几个佣人专门看着大少爷,又指了几个连夜去找,城里城外十里地愣是没找着。
叶家和苏家交情也不浅,叶秋一跑,动静那么大,苏家自然也是知道的。
苏沐秋当即撂下手里的五经,感慨一句怎么当初没想到离家出走,上楼和苏沐橙商量一番,当夜也翻墙跑了。
当然啊,这样的故事直接往嘉世国史里写未免有些磕碜了,也就街头巷尾说书的敢这么讲几段。
叶秋跑了,苏沐秋也跑了,两家折腾了那么几天也就只能作罢,只是大约那段时间没几家敢给自家小孩名字里加个“秋”字,不是迷信,只是怕那两个离家出走的以后还真有点作为,小孩长大听说了这事儿也偷着往外跑。
不过这点可给他们预料到了。叶秋和苏沐秋两个在外头刚巧碰到一起,都是要干大事的人,就合计合计一起干了,从此就和苏沐橙三人一起过上了浪迹天涯,招兵买马,然后驰骋沙场的生活。
再说说苏沐橙吧。苏沐橙是苏沐秋的亲妹妹,倾国倾城一美人儿,比容貌更有名的是她的箭法,和她哥一样,一来一个准,夸张点讲吧,往阵前一站,没看呆的也死得差不多了。
从大陆的东边开始打,苏沐秋划大局,叶修上战场详细指挥,很快就打下了往北三个,往西五个,往南六个,总共十四块地,差不多就是现在嘉世的雏形了。
总之就是这样,基本上就是叶秋和苏沐秋兄妹打下了嘉世的江山。
那打下江山以后谁做皇帝呢?叶秋当时就不乐意。这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叶家虽然名臣出了不少,但有个底线,就是乱世归乱世,谁也不许去碰皇位——倒也不是多清高,只是前几个皇帝都是死了九族的,没谁冒得起这么大的险罢了。苏沐秋也差不多,况且他们两个都对这些不甚感兴趣,所以最后登上皇位的是陶轩。
陶轩是他们正巧碰到的那个客栈的老板,孤家寡人一个,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甘现状,凑了钱帮他们一起招兵买马,还打理打理战场以外的事的。
陶轩到底是做了十几年老板,打仗是不行,但在治国方面,算不上是天才,那也是人才了。嘉世开国才没几年就安定下来了。
再说那叶秋啊……
叶修忽的又拍了一下桌子。
“诸位,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下回分解啊。”
正听得起劲的客人们转头看看窗外,太阳只是不刺眼了,却还没落山,又转头看叶修,他是已经抄起了搭在肩头的抹布开始擦桌子。
“我说大哥你不厚道吧,现在才什么时候啊。”有人不满地嚷起来。
“去去去,都要到饭店了,我们不做生意啦?”叶修还没吱声呢,陈果就先和那熟客对上了。
那人给陈果噎了回去,话锋一转又向叶修发问。
“那别的不说,你见过叶秋不?”
叶修擦完一张桌子,转身又换了一张接着擦,“见过啊。”
“那你说说,叶秋长啥样啊。”这话一出,周围一群看热闹的又吵起来了,也不乏有起哄的,尤其是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喊得尤为积极。
叶修把抹布照旧往肩膀上一搭,一只脚踩着凳子,撑着膝盖眯起眼扫视了一圈。
“想知道啊?”
有人笑出声来了,那几个小姑娘却点头点得认真。
“叶秋长啥样……”叶修又一拍桌子,“叶秋可是生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看好了——也就长我这样。”

评论
热度(21)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