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₂O·H₂O-40%

就算是五彩缤纷的焰火的泡沫也好。
秋暮夕
主博产出全职,子博文野太芥。
不定期诈尸

【伞修】兔子先生

个人目录

*大概是伞修橙亲情向

*配合洛天依的《兔子先生》食用更佳——也许吧。。。

*听歌听哭时想到的梗

*2015,最后一个有他的夏天过了,不过也许他就一直在他爱的人身旁吧,在他的家里。

今年的除夕夜,H市竟然开始飘雪了,纷纷扬扬的洒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大概是老天觉得没什么行人,也就可以随便下雪了吧。

不过说实话,真的挺冷的,南方的冬季本来就比北方的难捱,北方的冷据说只是浓浓烈烈袭来,可南方的却是要随着风钻到你骨子里去,连穿了羽绒服也没用。

我对着手呵了口气,找了个路边的台阶随手拍拍便坐下了,虽然还是很冷,但是缩成一团应该会好些吧。

周围没什么亮光,因为这条街据说快要拆迁了,只剩下几个老旧的路灯或明或暗的发着光,照的路还是很黑,有几盏灯还索性就暗掉了。

这里应该不会有人来吧,我想,他们不会找到我的,即使他们出来找——他们也不会想找我吧。

然后我就听到了似乎是有人走近。

真不巧,我心想。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陌生的清亮声音。

“大过年的,你也没回家?”

我抬头看,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稍稍有点偏女性化的清丽,可一眼看上去却绝对不会把他当成女生。他就随意的插着口袋站在那儿,看起来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我点点头。

他打量了我一下,笑,“不会是跟父母闹矛盾离家出走什么的吧。”

我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埋下头。是啊,我就是做出了这么幼稚的行为,可我就是忍受不了他们的唠叨啊,有哥哥优秀就够了吧,还总是拿我来比,真是烦。

他沉默了许久,我疑惑的抬头,却看见他带着一丝玩味看着我。

“我也有个妹妹,挺像你的。”他说。

也许也是个讨厌的哥哥吧。

“她也挺调皮的,总是喜欢恶作剧,尤其是前几年开始,我们碰到了阿修,那个小丫头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尽跟着他一起欺负我。”他看着远处的渺茫,自言自语般说起来,说着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唇角上扬。

他应该很爱自己的妹妹吧……就像我一直憧憬的那种哥哥一样。

可是难道他是跟他妹妹一起生活的吗?也是离家出走?

“你也是和父母有什么矛盾吗?”我忍不住问。

他低头看看我,不以为意的笑笑,“我是孤儿啦,出了点变故才带妹妹离开孤儿院的。”

“……抱歉。”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那个笑容美好的人,似乎不该和我印象中表情凄苦的“孤儿”挂钩。

“没关系,”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们在一起也是个家啊,而且说不定还比一般都家庭更幸福呢。”

“还有阿修啊,前两年碰到他的,我们就一起了,这样家里正好三个人,你说是不是挺完美的?”

“那你怎么还在外面?”我又一次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你不是也在外面吗?”他反问。

“我……这,这不一样啊!你明明应该很爱他们的啊……你的妹妹,还有你说的另一个人,为什么不待在一起呢……”我的语调因为气急而骤然拔高,却又不自然的小了下去。怕是又会触到他的痛脚吧……

“我爱他们……”他的视线又转向远处,喃喃自语,“是啊,我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呢?”

“你为什么不回家呢?”他又问我。

“他们烦,”我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一口气全部讲了出来,“妈妈,爸爸,还有我那个优秀的不得了的哥哥,整天叫我学习学习,就好像我天生就该学学学学到死,就该比哥哥优秀!每次考差了都要说我,这次我不忍了,都过年了怎么还这样……”

他又不说话了,走过来和我并排坐下。

“其实你挺幸福的,”他轻轻的说,“起码还有人会牵挂你。”

又是片刻的沉默,他起身。

“快回去吧,他们会担心你的。”

“那你呢?”

他本来已经往前走了几步,此刻又回头看我。

“我?有啊,有人会想我,我也有家可以回。”

“可是这都没什么意义了吧。”又是低到几乎听不到的细语。

忽然,他大步穿过马路,我定睛一看,对面网吧有些残破的招牌下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生,裹着厚厚的棉袄,嘴里叼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默默的站着。

他走过去,深深的拥抱他,下一秒,他消失在了风中。

我看见他最后的目光到了我这里。

好像听到他说了什么。

“再见。”

再见,我回家了。

评论(7)
热度(24)

© CH₂O·H₂O-40% | Powered by LOFTER